桂花糕惨案:一个早晨120 余无辜市民命丧黄泉

0 Comments

  上世纪以来,在温州白鹿城发生诸多事件中,“桂花糕惨案”可算是屈指可数的一起大事件,一个早晨就有 120 余无辜市民,来不及向家人道别就命归黄泉。

  这起鲜为人知的大惨案,发生在民国 14 年农历四月二十四日上午:正当人们兴高彩烈地迎接即将到来的端阳节,一场大悲剧居然从天而降。

  这天清早,人们像往常一样来到“益美”南货食品店购买刚上柜的桂花糕,灾难就这样发生了——

  市民李立中两个天真活泼的小孩,边吃桂花糕边在庭院追逐戏耍,突然扑地而死;

  一位重男轻女的市民,看见小女儿拿着桂花糕正要吃,忙从她嘴边夺回转送给儿子吃,想不到竟断送了儿子性命;

  “裕纶”布店一姓林的急于下乡办事,买来桂花糕当早点,开船后不久,竟然扑倒舱内。

  黄顺和鱼店阿福的妻子怀孕已数月,她和三个孩子吃了桂花糕,结果无一生还,连腹中胎儿也无法幸免。

  虞师里裕太隆茶行老板林志亭,不信桂花糕会吃死人,特意买了几块吃,也逃不出死亡的命运;

  花椰塘口肉铺阿喜,贪图白吃,不惜以生命与人打赌,接连吃了几块桂花糕,结果连命都搭了进去。他们怀着愤恨和不解,匆匆离开了这个世界 … …

  提起桂花糕惨案,当年的亲历者汪老说,当年城南小学设有小卖部,每天清晨都要向“益美”贩进一批桂花糕,专供学生作早点。好在那天桂花糕略带异味,学生买的不多,不然,真不知有多少学生死于非命。

  陆老至今还心有余悸,那时他只十余岁,每天清晨,他那吸食的哥哥总要他去“益美”买几块桂花糕当早点,每次他也可分得几块,他说:“不知怎么,那天恰巧哥哥不叫我去买,否则我早已不在人间了。”

  “益美”店开设于大南门外土地堂巷口,占地三间店面,在附近一带算是一家大店。原先是温州名店“叶德昌”的分店,后由陈心斋顶受。按温州风俗,各食品店从农历四月初一开始供应“潮糕”。

  “潮糕”用白糖或红糖拌米粉制作,品种颇多,桂花糕是“潮糕”的一种,因系红糖所制,故价格便宜,是大众化食品。

  通常是清晨上市,市民常以此为早点。当年吃过桂花糕而身亡的,以附近的花椰塘、游嬉巷、荷花巷、龙泉巷、锦春坊、土地堂巷一带居民为多。

  根据当年受害者家属向法院上诉的名单统计,死亡人数多达 120余人;如果加上外地旅客途经“益美”吃了桂花糕而亡的,就远不止这个数了。这是一个多么惊心触目的数字啊!

  这一惨痛事件的突发,一时忙乱了温州所有棺材店。百余户人家披麻戴孝,挂播招魂,那凄凉的哭声,令人闻之心碎!惨案发生后,全城震惊。遇难家属纷纷涌进“益美”问罪,老板陈心斋手脚无措,想躲避已来不及。

  他镇定之后,找出种种借口为已辩解,后来竟反咬一口,指责前来问罪者无理取闹,市民中一时间猜疑迭起,有的说是有坏人在井里放毒,劝人勿饮井水;有的认为白搪来自日本,定是东洋人在糖里掺毒,连端午甜棕也不敢包;少数人受店主指使,竟扬言瘟疫流行,出面募款搞打醛活动,祈求神明降福消灾。

  尽管众说纷纭,但仍不乏头脑清醒者,医生王子云就提出了这样的质疑:“为什么中毒身亡者,无一不是吃了‘益美’的桂花糕?”他肯定问题出在桂花糕上。

  这时,诸受难者家属联名向地方法院提出控告。匝海道尹(温州、处州两地区最高长官)张宗徉年初刚上任,没几个月就发生如此大案,思想甚是重视,当即责令将“益美”查封,并将老板陈心斋以及帐房、执事、技工等人一并扣押审讯。

  至此,老板陈心斋慑于国法,不敢全部推卸罪责;但又怕重罪加身,不愿如实交待。他支支吾吾地说什么”‘店里有工人买来一袋肥田粉放在床下,我误以为工人偷白搪,就将肥田粉倒进白糖里,以致过失酿成大祸。”

  张道尹即令将佳花糕送卫生部门化验,化验结果证明:一、桂花糕内并无肥田粉成分,即使含肥田粉,也不致毒死人;二、肥田粉呈灰褐色,制成佳花糕也易于辨认,其味苦涩难以入口。

  就上述两点,已足以证明老板陈心斋的供词纯属胡言乱语。但为了取得更有力的证据,又特令在押技工当场将掺有肥田粉的原料制成桂花糕,而后丢给狗吃,狗吃后仍活蹦活跳。

  至此,在雄辩的事实面前,陈心斋聋拉着脑袋,哑口无言。但由于当时科学技术的落后,一时难以鉴别出桂花糕所含的有毒成分,加上老板陈心斋是工商界头面人物。又有一些豪绅在幕后为他出谋策划,使他有恃无恐,终于以“钱”平息了这起罕见的大案,由陈心斋补偿每个遇难者百元,作为丧葬、抚恤费,司法机关则以“玩忽职守,过失杀人”罪,分别判处在押者 4 至 6 年徒刑,此案就此草草了结。

  这里还须补叙一句,道尹张宗徉在此案审理过程中,查明司法部门有失职行为,曾直陈省高等检察厅,撤换了地方检察厅的有关人员。但因种种原因,此案并未重审。

  “平时吃桂花糕都平安无事,为什么偏偏这天的桂花糕吃了会死人了”此案虽已结束,可留在人们头脑中的疑窦并没就此消除。

  时隔数年之后,“益美”店被押人员释放出狱,先后暴露了与此案密切相关的两个迹象:一是技工叶岩伦出狱后曾说过,出狱那天凌晨,当他把米粉拌进白糖时,发觉呈微红色,他感到奇怪,当即请示执事曾琴荪,曾不但未引起重视,反而随口答道:“有红色,就改制桂花糕好了。”二是店主陈心斋刑满出狱后,曾因贩制”红丸”,被当局查获。

  从这两个迹象,人们对这起扑朔迷离的持大惨案的起因,不准得出这样的结论:“益美”店老板陈心斋为了非法贩制“红丸” , 将高干、等原料从外地偷运来温时,混藏在白搪包中以遮人耳目,时值霉季,毒液渗进白搪,而后制成桂花糕,以致铸成惨案。但因时过境迁,此案也就此不了了之, 120 余条性命永远沉冤莫白。

标签: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