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现场·照片背后的故事丨溃口合龙那一刻 大家悬着的心放下了

0 Comments

8月1日,我在阜新市彰武县采访强降雨后的农田受灾情况。8月2日,刚返回沈阳的我正在整理图片,手机跳出一条信息——“辽宁省盘锦市绕阳河左岸曙四联段一处堤坝发生溃口”。我核实消息后,立刻向分社总编室汇报,并同时联系文字记者,随即与同事奔赴溃口现场。

事发突然,时间紧迫。在去现场的路上,我们开始协调采访对象,了解现场情况。辽宁盘锦毗邻渤海,区域内辽河、大辽河、大凌河等21条河流纵横交错。本次发生溃口的绕阳河是辽河的一级支流。受连续强降水等因素影响,8月1日6时,绕阳河左岸曙四联段一处堤坝出现严重透水,当日10时30分,该处发生溃口。

抵达盘锦后,我们与当地相关部门联系,希望可以第一时间抵达溃口处。但由于堤坝通行条件有限,为保障抢险力量不受阻,其他车辆禁止进入现场。我们只得调整思路,赶往离溃口相对较近的第三道防线。

↑8月2日,102省道上修起的第三道防线省道上,我们看到刚刚修起的第三道防线,并与现场的防汛指挥部沟通,了解抢险进展情况。当晚,经过不懈沟通,终于接到了第二天前往堤坝溃口采访的许可。

8月3日凌晨5时,我与同事奔赴溃口处。从防汛指挥部出发到溃口处大概有十几公里的路程,我们在路上却花了3个多小时。堤坝有些路段宽度只够一辆车通过,为保障抢险车辆不受阻,现场指挥人员对行驶的车辆进行调流。采访车辆只能行驶到距溃口3、4公里处的一个供料平台,便无法继续前行。在供料平台,我使用无人机拍摄了第一张受灾现场的照片。看着照片中的大片的农田已经成为“汪洋”,我决定步行前往溃口处拍摄。

一段艰难的行程开始了。满地泥泞,步履维艰,背着、挎着摄影装备,还要小心躲避疾行而过的运料车。经过艰苦跋涉,我终于赶到溃堤现场。

8月6日,从防汛指挥部获悉,经过多方抢险力量的不懈努力,溃口可能于当日下午4时左右封堵合龙,但具体时间无法确定。

溃口封堵瞬间是本次采访最重要的时刻。为了不错过这一时刻,我于当日12点半就抵达了之前的供料平台,随后再次步行抵达溃口处。询问现场的抢险人员,完成封堵合龙可能要到晚上七八点。越到最后关头,封堵的难度越大。在等待的过程中,防汛指挥部传来消息,指挥部所在位置开始下起大雨,溃口处需要做好雨中作战的准备。乌云逐渐靠近,很快溃口位置开始刮风。现场人员心都悬了起来,随时做好应对突发情况的准备。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乌云逐渐散开,风也停了。

灾情出现后,国家防总办公室和应急管理部靠前指挥,帮助辽宁省、盘锦市和负责溃口封堵任务的中国安能集团科学规划。

中国安能集团投入213人、“两班倒”施工,动用219台(套)机械处置险情。主力军冲在前方,生力军保障在后,当地交通部门抢通道路,供电公司调派应急照明灯、发电车保障前方供电,通信管理部门调派应急通信基站车保障通信畅通,辽宁省各市也调派抢险力量支援盘锦。

大堤上奋战的抢险人员白天战高温争分夺秒堵溃口,晚上战蚊虫挑灯夜战。一些运送抢险物料的司机师傅,连续作战三四天,吃、睡都在车上。尽快完成封堵合龙,是所有抢险人员的心愿。正因为有了合拢的人心,才有了合龙的捷报。

8月4日,新华社记者潘昱龙从溃后上游堤坝步行前往溃口处拍摄直升飞机吊装沉箱。

标签: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