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与远方

0 Comments

里斯本热罗尼姆修道院里达伽玛的灵柩。葡萄牙最著名的诗人卡蒙斯及佩索阿的遗骨也移葬于此。

在葡萄牙,享有盛誉的除了大航海时代的探险家,另外就是诗人。葡萄牙是一个盛产诗人的国家,诗人在这里享有广泛的尊敬。

路易斯·德·卡蒙斯是葡萄牙十六世纪的诗人,也是葡萄牙文学的象征。他曾经到过我国的澳门,被当地人称为“贾梅士”,至今澳门的白鸽巢公园也被称为贾梅士公园。路易斯·德·卡蒙斯一生创作诗歌几百首,但为他带来至高荣誉的只有他那部杰出的史诗《卢西塔尼亚人之歌》(也有人译作《葡国魂》)。

《卢西塔尼亚人之歌》共十章九千余行。与《荷马史诗》完全不同的是,《卢西塔尼亚人之歌》的主题并不是古代希腊和罗马的神话和宗教故事,这首诗颂扬的是葡萄牙大航海时代探险先驱达伽玛,它是达伽玛和其他葡萄牙英雄们绕过好望角通向印度之路的忠实记录。

不过,诗人卡蒙斯的一生却是颠沛流离。1524年,他出生于一个下等骑士家庭,年轻时虽才华横溢但由于冒犯贵妇被送往摩洛哥服役。1552年重回里斯本后,又因为决斗中伤害权臣被判处死刑,侥幸逃过一死后充军流放印度十六年,直到1569年才返回里斯本。三年后,他才发表了《卢西塔尼亚人之歌》。但是,诗歌的成功并不能改变诗人的命运,1580年6月10日,卡蒙斯在贫病交加中告别人世,身边只有一个忠心的仆人,连安葬都是慈善机构完成的。可能连卡蒙斯本人也没有想到,在他去世三百年后,他竟然和它在《卢西塔尼亚人之歌》颂扬的葡萄牙历史上最伟大的航海家达伽玛一起,移葬到作为皇家修道院的热罗尼姆修道院圣玛利亚礼拜堂,受到葡萄牙人的膜拜。作为葡萄牙的国家英雄,现在葡萄牙的国庆日6月10日就是卡蒙斯的逝世日,这更是其他人难以企及的殊荣。

葡萄牙诗歌史上另一座丰碑就是19世纪的诗人费尔南多·佩索阿。佩索阿于1888年生于葡萄牙里斯本,在南非开普敦大学就读时就获得了维多利亚女王奖。1905年他回到里斯本后,次年就考取了里斯本大学文学院,攻读哲学、拉丁语和外交课程。在学习的同时他也不断地进行着创作。与路易斯·德·卡蒙斯相比,佩索阿出生的年代不属于葡萄牙大航海的辉煌年代,而是处于葡萄牙逐渐衰落的时期。所以他创作的诗歌反映的内容不是波澜壮阔的史诗,而是悲天悯人的社会现实。1914年,佩索阿发表了组诗《牧人》的大部分;1934年,才出版了他唯一的诗集《使命》。

佩索阿1935年死于肝病,他生前籍籍无名,身后却空前轰动。1942年开始陆续有他的著作出版,尤其是1982年他的随笔集《惶然录》出版,引起了国际文坛的轰动。迄今为止已经被翻译为英、法、德等多种语言,中国也出版了作家韩少功翻译的中文版本。

佩索阿生前常去的位于里斯本市区奇亚多的巴西人咖啡馆被人们命名为诗人咖啡馆,咖啡馆前就是他坐着的雕像,不少游客都争相与他的雕像合影。他最后十五年居住的住宅被命名为“佩索阿之家”,供游客免费参观。1985年10月15日,为纪念佩索阿逝世50周年,葡萄牙举行了盛大的迁葬仪式,将佩索阿的遗骨移至里斯本热罗尼姆修道院。1987年,葡萄牙政府还发行了印有佩索阿头像的纪念钞。

2014年5月,北京外国语大学迎来了一个特殊客人:葡萄牙前总统卡瓦科·席尔瓦的夫人玛丽亚·席尔瓦(2016年3月9日席尔瓦卸任,现任总统德索萨就任)。她为葡萄牙语专业的同学讲授了一堂名为“葡萄牙语:一个文化的海洋”的课。课上,玛丽亚·席尔瓦重点介绍了葡萄牙著名诗人索菲娅·安德雷森及卡蒙斯的诗歌。对于一个国家的总统夫人来说,能和外国人一起讨论本国人的诗歌,这并不多见。

大航海时代造就了葡萄牙人豪放的性格,它最大的特点就是乐于助人,因为出海时经常会遇到狂风和巨浪,所以他们知道唯有互相帮助才能抵达终点。在葡萄牙旅游你不用担心语言,只要有基本的英文单词再加上肢体语言,那就基本能够找到你想去的地点,尽管有时候被帮助的我们都有点害怕。

第一天到波尔图,因为住宿的大街是步行街禁止机动车通行,出租车司机就把我们放到了街口。街口离我们住宿的酒店还有大约100米左右的距离,所以我们便拿出地图问路。街口有一对恋人,男孩穿着还比较传统,女孩则是标准的朋克打扮:一头紫色的头发,一身勉强能够遮住重点部位的衣服。女孩一听我们问路,二话不说拽起我的手就走;男孩也不含糊,抓起我们的箱子,拉着就走。按照我们提供的地址一路走,也是一路打听,愣是把我们送到了宾馆的二楼,如果不是这里民风淳朴,真是以为遇到了强盗。

坐车去巴塔利亚修道院,下车时候就想买第二天的车票。葡萄牙小镇的奇葩之处在于售票处没在车站,也不在车站旁边,而在街上的一个咖啡馆。与我们同车的一个女孩看我问路,只说了一句:跟我走。然后她直接带着我们到了咖啡馆,买好票又把我们送到住宿酒店的路口。

葡萄牙也是个浪漫的国度,吸引了很多游客。虽然葡萄牙本土享誉世界的小说家不多,但很多小说家的素材和灵感却来自于葡萄牙。

卡斯凯什坐落于葡萄牙里斯本西部三十公里,是名闻遐迩的度假胜地。不仅是因为景观漂亮,而且还是“007”的诞生地。二战期间,葡萄牙是中立国,各国的间谍都在这里大展拳脚,而最著名的就是英国军情六处。军情六处也由于帮助英国温莎公爵在葡萄牙摆脱纳粹德国的跟踪绑架,逃亡至百慕大而名声大噪。“007”的作者弗莱明在二战后重返这里,回首往事,在这里的太阳酒店创作了“007”系列的第一篇《皇家赌场》。从此,“007”(詹姆斯·邦德)也成为世界电影里面最著名的间谍形象之一,深入人心,至今已经拍摄了24部,每一部都是票房大卖。

波尔图的LivrariaLello(莱罗)书店以漂亮的楼梯闻名于世,被评为世界十大最美书店。但很多人不知道它同时也是小说《哈利·波特》的诞生地,据说它的作者J.K.罗琳曾在书店二楼的咖啡座上写作。其实,J.K.罗琳创作《哈利·波特》很多原型都来自于她在葡萄牙短期生活的经历:哈利波特的黑袍子来源于科英布拉大学学生的校服,至今该学校学生还是穿着类似样式的服装;而莱罗书店那体积巨大的旋转楼梯则是天国楼梯的原型,在《哈利·波特》的电影中多次出现。《哈利·波特》的成功不仅成就了罗琳,也使莱罗书店声名远扬,现在每天到书店参观的人络绎不绝,每个参观的人不仅要排队而且还要购买三欧元的门票,这在全世界的书店中绝对没有第二个!

有人说,葡萄牙就是三个F:FATIMA(法蒂玛),FADO(法朵)和FOOTBALL(足球)。法蒂玛是葡萄牙中部的一个小镇,因为1917年5月13日圣母显灵和著名的FATIMA预言而名闻天下,至今还有很多的朝圣者不远万里从各地赶来朝拜。法朵是葡萄牙的国粹,1820年开始在葡萄牙公众面前演唱。法朵由葡萄牙的吉他进行伴奏,它的内容大多是缅怀爱情等忧郁的歌。现在,法朵在葡萄牙的城市里有很多表演场所,在里斯本还有一个规模庞大的法朵博物馆。在里斯本阿尔法玛老城区,不少餐馆都有专门的法朵歌手驻唱,顾客可以边吃边欣赏葡萄牙的国粹。

当然在我这样既不信教也不懂音乐的外行看来,葡萄牙最吸引我的还是它的足球。今年6月12日,我到达里斯本,在街上看到一帮人围着一台红色的大巴车在欢呼。当时不知道怎么回事,晚上看电视才知道是葡萄牙球迷在欢送葡萄牙国家队去法国出战欧洲杯。

我在葡萄牙的辛特拉和巴塔利亚时,正好赶上欧洲杯葡萄牙队的比赛,明显感觉到葡萄牙人对足球的热爱。不说是万人空巷(因为这两个小镇上连常住人口再加上游客晚上也就不足千人),至少一半人都聚到镇中心的餐馆和广场来看比赛,不少人还穿着葡萄牙队的队服。

今年的欧洲杯上,葡萄牙队跌跌撞撞地走到了最后,历史性地赢得了欧洲杯的冠军。对于葡萄牙人来说,这是他们无上的荣光,以至于球队回国后,受到现任总统德索萨的接见。今年10月8日,葡萄牙总理科斯塔访华,他送给习主席的礼物就是欧洲杯冠军葡萄牙队全体队员签名的足球。

标签: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